故作偏执

也好,我本无意…何求有心?

我知道这花或该喜悦,或该在凋零快乐。

看着他,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。好释然……满满的柔软。超越了一切的美好!

难眠…

  不忍直视


有时其实很憎恶自己,因为我也成了所反感的人。

慢慢又习惯了孤独,毕竟我最懂得的没有别人。

也有时考虑起了人生来,慢慢的想到了我成了一位老者,,,开始害怕起了,或许真的时日不多?

于是恍然觉得一切都是徒劳,都是泡影,,一切似乎都不怎么重要了…

    想起了几个烂于心的号码,,,要打吗?更或许,似乎在旁人看来,没太大必要了…

喜欢上一个人独处,因为这样能同自己探讨,说我还没来得及感知的青春。


那月光,当真不怎么刺眼…


已说不出当时的心情,此刻亦然…

早些时候的,道也是无趣、无感、无心,只觉的该是如此。

我拖着自己,来到一个我不想知道,却也还记得的地方,定身,环视,神游。没人知道我去了哪儿。她也不知…

似有些燥热,却倍感微凉。想起身,收起电话离去…去一处我知道,但已忘了的的地方。她也不知…

打开网络,手机像是注了鸡血似得,通通地响了一番…却也,统统的与我无关…但愿那四百多的新生灵魂,找到了它天堂的家?能怎样?当作重生是再好不过了。更觉凉的厉害,可燥热未减。

气定,大概会舒服些?更想离去了…可这心还在远方。

    待气定,神安…收起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”归去。(这地方不只我知道,她应该不会知道)